2组织丹秘书署门外冲突‧4人被殴‧部落客遭刺伤

2020-06-05 阅读 610 次 作者: 来源: 观察农村
2组织丹秘书署门外冲突‧4人被殴‧部落客遭刺伤(吉兰丹‧哥打峇鲁26日讯)支持丹州政府追讨石油税的非政府组织联盟“ROYALTI",在丹州政府秘书署正门口集合及呈交备忘录时,正好遇上对丹州水供问题呛声的“吉兰丹人民行动理事会"组织。两批人马互相叫嚣逾2小时,混乱中,ROYALTI的4名参与者被殴打,一名部落客疑被利器所伤而紧急送院。数十名警员到现场镇守,拉起警戒线,不让双方人马有肢体接触,不过,现场还是有人抛出色雾罐,气氛一度紧张。警拉警戒线隔开2阵营亲丹州政府的ROYALTI组织约有2500人,佔据了州政府秘书署的正门口两条通道、牌楼、喷水池和部份泊车位,声势明显比吉兰丹人民行动理事会(简称MTRK)浩大,MTRK只有大约500人。双方从週二上午9时开始互相叫嚣逾2小时,直到ROYALTI的联盟主席纳兹里德拉曼移交备忘录给丹州行政议员拿督胡桑慕沙后才散会。以阿兹米阿里为首的MTRK只是集会,没有呈交备忘录。阿兹米也是巴西马区国会议员拿督依布拉欣阿里的胞弟。殴打事件是在集会开始之前就发生。31岁部落客凯鲁尼桑(也称Aduka Taruna)被送入哥市苏丹后再纳二世中央医院。他事后受访时指出,事发在上午8时30分至8时45分之间。他说,当时,警方开始拉起警戒线隔开双方阵营,他和数名负责保安工作的ROYALTI成员听从指示,留在秘书署正门口的五脚基,暂时不进入秘书署範围。“突然,有至少5名男子朝我们沖过来,二话不说就打人。当时,我一手拿着对讲机,一手要护着现场的一个小孩子,结果被他们攻击头部。医生看了我的伤口,声称是被利器所伤,我怀疑对方是用Buku Lima(指节铁环)攻击我!"他当场头破血流,马上被送进医院疗伤,缝了3针、照X光。他也说,虽然只有几个人动粗,但10人来势汹汹,阿兹米阿里也在现场。凯鲁被殴打后,马上让同伴拍下头部流血的照片上传面子书,面子书也有他躺在病床上的照片。另一名被殴打的是ROYALTI委员之一的凯鲁阿兹旺,他的背部、腰部和右臂被打。“另两个被殴打的是祖基菲里莫哈末(来自An-Nisa组织)和杰敏哈山,都是支持ROYALTI而来。我怀疑有警员在制止暴徒时被对方攻击,至少有两名警员中招。"有人抛色雾罐警机警踢走哥打峇鲁警区主任阿兹汉在现场强调,冲突事件只是一场误会,没有警员受伤。他声明,不是警方释放出橙色烟雾的色雾罐,是警方第二度拉开双方阵容的距离时,突然有一支色雾罐抛到2群人的中央空地,一名警员当机立断,把色雾罐踢到大路方向去。他说,这两场和平集会分别由吉兰丹子民协会和吉兰丹人民行动理事会提出申请,警方会见双方负责人后,要求他们保证集会将在和平的气氛下进行。如果发生不愉快的事,他们必须负责。“至于双方不时互相挑衅则在所难免,最重要的是他们能控制场面,并100%接受警方列出的规定。30名警方採取了必要的防範措施,确保从上午9至11时的集会顺利完成。"不过,阿兹汉否认有人受伤入院,他说,所有的误会都已经解决了。ROYALTI促尊重丹苏丹旨意追讨丹州石油税、要求丹州石油和天然气在吉兰丹上岸的非政府组织联盟“ROYALTI",週二促请各造尊重丹州苏丹莫哈末五世殿下的旨意,早日让丹州人民在石油和天然气领域受惠。联盟主席纳兹里德拉曼週二早移交一份备忘录给丹州政府时,现场读出备忘录内容。他说,苏丹莫哈末五世较早前在丹州立法议会里发表御词的时候,希望丹州生产的天然气在丹州上岸,丹州也早在1990年代,就已经在万捷县(Bachok)準备4000英亩的“石油工业区(ZonIndustri Petroleum)"。苏丹莫哈末五世于本月初为“吉兰丹农业展"开幕时,亲笔签名支持天然气在丹州登陆。殿下签名的文件后来被大量复制。ROYALTI也建议州政府复制这份文件,挂在各政府部门里。该组织较早前针对上述诉求展开签名运动,并得到超过7万人的签名支持。另一方面,丹州经济策划、财务及福利委员会主席拿督胡桑慕沙接领上述备忘录时感谢全丹人民,尤其是关心丹州石油税的年轻人。提到吉兰丹人民行动理事会今天也同步举办和平集会时,他则说,州政府并没有接获这个组织的任何通知,州务大臣也没有交代他要从对方处接领任何备忘录。人民行动理会要丹为冲突负责吉兰丹人民行动理事会主席阿兹米阿里把矛头指向伊斯兰党丹州政府,指后者破坏理事会“要求乾净水源"的和平集会,并要丹州政府为早上发生的冲突事件负责。理事会是週二早连同丹州土权组织,在州政府秘书署旁的空地举行和平集会,响应这项活动的尚有非政府组织TUKAR。阿兹米阿里谴责支持追讨石油税的和平集会者,在集会中使用印有丹州苏丹殿下肖象的横幅,是对殿下不敬,等同诋毁殿下。“丹州政府追讨石油案件已交由法庭审理,这些人走上街头,等于是诬蔑法庭。"另外,阿兹米阿里指出,丹人民行动先后举办过8场和平集会,不曾发生过不愉快事件,唯独週二这场。“我们一个月前就策划这场和平集会,并向警方提出申请。丹州政府口口声声支持及尊重和平集会,但却暗中安排另一场集会。"他强调,他们都遵守警方的指示,在空地两旁聚集,可是另一方集会的支持者却违反指示,破坏了集会的和平。阿兹米阿里促请丹州政府,不要重複这种没有教养的举行。“伊党执政丹州22年都没有能力解决乾净水源的问题,州行政议员居然还在州立法议会上说,丹州人民要等到2027年才能全面享有乾净水。这样的政府,哪里靠得住!"他谴责丹州政府与其花费庞大的费用来兴建人民大道,不如把钱花在处理乾净水源上。“水才是生活的必须品,应该优先获重视。"他促请反贪委员会彻查中央政府拨给丹州政府,作为提昇水供服务的6亿令吉贷款的去向。他週二下午在和平集会后召开记者会,在场者包括丹州土权组织主席莫哈末法兹及TUKAR的主席卡玛鲁丁。‧2012.06.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