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愿意接受「婚姻失败」的可能,才开始将彼此当成一个人看待

2020-07-09 阅读 409 次 作者: 来源: 观察农村

这两天和我男人聊天时聊到,我们竟然已经认识整整十週年了,顿时有种时光飞逝我的青春小鸟一去不回来的淡淡忧伤。

十年前,我们都还是学生,在异国的校园内因为新生训练而结识,我还记得我当时对这个人的唯二印象是:长得好好看、但好难聊(而且到今天都还是很难聊XD)。当时我还在另一段关係里,而他则忙着体验异国生活,我们其实最初对彼此真的都没有太多的想法,直到我分手了又交往了又分手了之后,我们才意外地走到了一起。

后来跟我熟识的朋友总喜欢问我,当初到底是发生了甚幺事?除了我被他的美色迷惑以外,我唯一想得到的解释是,物极必反。

因为个性的缘故,我的恋爱总是有些消耗脑力,我与我的情人们经常在繁複的感受中穿梭,在各种解释中互相确认。于是当我遇到这个性情相对「简单」(此处并无贬意)、凡事总是不喜欢想太多的对象时,有点像是看多了剧情複杂的剧情片之后突然来一部动作片(此处不是双关XD)一样,感到莫名的新鲜。

再加上身处异地,我便抱持着不久后就要挥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的心情,来面对这一场跨国异地恋。只是没想到我内心的少女魂太强烈,导致后来发展成一个不惜为爱走天涯的剧情,而演变成今天这个模样。

更没想到的事情是,当初以为不会那幺「伤脑」的一个恋爱组合,后来竟然屡屡令人绞尽脑汁撕心裂肺……(让我总觉得他是上天派来帮我那些被欺负的前情人们报仇的。)

对方呢?老实说我也总觉得他势必相当委屈,他认识我的时候,我正好处于一个「初次在异乡体验人生所以要练习变得好相处」并且总是用笑容掩盖内心的各种不安的人生阶段,于是他眼里的我可以说是温良恭俭让,殊不知后来才发现我这人根本就是用少女心包装的悍妇与萧婆,每次想到这里我就觉得要为他掬一把同情泪,恐怕他压根就觉得自己被骗了吧:说好的「温柔easy台湾女孩」呢?

于是我偶尔会觉得,浪漫爱还真是一种互相欺骗鬼遮眼的过程(如此想来七夕在农曆七月也是很合理的,毕竟你看看织女当年根本也就是斯德哥尔摩症候群患者啊!)

当我愿意接受「婚姻失败」的可能,才开始将彼此当成一个人看待

不过说「欺骗」或许也稍嫌严重了,毕竟许多时候,当下我们可能并没有意识到,我们正在展现出我们想要别人看见的形象,变成一个我们想要变成的样子,也并非全然有意识的在「假装」,只是人与他人的互动本来就不乏「表演」的元素,随着关係的亲疏远近和当下的环境因素而展现出不同的「前台」与「后台」。

同样的,我们也会因为自身的状态而在对方身上选择、寻找、淡化或美化某些特质,或是依据当下的情境而给予某些特质「加权」,最后堆积出一种自身心目中「理想」的感情。

其实这样的过程应该是在各种人际关係互动中都相当普遍的,但似乎在亲密关係中却最常被视为一种「不真诚」,彷彿这幺做就「玷汙」了爱情。

先别提为什幺同样的互动模式在工作上就可能是一种值得奖励的「成熟」,但在亲密关係里就变成了一种缺点,「玷汙」的说法里最基础的假设,是爱情是一种「纯净」的东西,于是不应该沾染太多的「世俗」,例如物质的渴望、例如心意的改变、例如背叛、例如放弃。

在我们的关係很苦逼的那段日子中,也有人问过我为什幺不分手、不离开,甚至连我自己都问过我自己好多次。老实说,除了感情本身以外,我觉得更大的因素恐怕是一种对于「成功亲密关係」的执念,以及对这种纯净爱情的憧憬。

一方面为了追求与打造符合某种标準的「无垢真爱」,我总觉得如果承认了自己在关係内的某些需求无法被满足,或是去抱怨「内容物与商品描述不合」,就会显得我太过肤浅,无法实践一种「无条件的爱」。另一方面,无垢真爱早已成为当代生活中,用来衡量个人成就和能力的一种标準。一个人如果没有稳定、长远的亲密关係,就好像是在告知天下自己有某种瑕疵。

某个时候的我总以为,如果是「真爱」,我便不应该这幺轻易的放弃;如果我放弃了、没有办法维持这份「真爱」,那是一种我应该感到丢脸的失败。

直到我某天终于发现,为了把自己写入这样的真爱神话里我几乎要逼死了自己,更折磨了对方,在把自己所有的情感需求和幸福想像都投射在对方的身上时,我便只能看见这个真爱脚本里允许我们所扮演的唯一角色:我们若不是王子与公主,就是负心汉与烈女(或是对方的版本:癡情郎与恶女)。

然而不论是公主还是烈女,我都当得很辛苦,而他在被我塑造成王子或负心汉的过程中,更是无比挫折。

奇妙的是,当我开始愿意接受「婚姻失败」的可能性并且放弃白头偕老的传说后,我们的关係反而开始出现了转机。

我不得不承认,或许是从那个时刻开始,我才真正开始将对方当成一个人来看待,而不仅仅是我对爱情的想像而已。也好像是从我对「真爱」这个概念失去兴趣以后,我才重新在我们的互动里发现乐趣。

然后十年到了。

对我来说,十年这个数字如果有甚幺意义,不是为了庆祝我们有多「长情」,而是提醒自己,不论过了多久,都别忘了给自己与他,那个转身离开的空间。